梗 周澤楷X你

£OOC OOC OOC 非常OOC
£寫著玩兒。
£自給自足系列。

沉迷工作不想動彈。
周澤楷盯著你好一陣子,你都沒有回頭看一眼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陪我。”輕輕扯你的胳膊,周澤楷委屈著臉。
“等一下喔楷楷~很快就好。”轉頭輕輕在他臉上啄吻,挺直腰背持續工作。
……一分鐘。
……十分鐘。
……半小時。
周澤楷盯著你的背有點惡狠狠的,探手“撈”起你嬌小的身體“該起來動一下了!”義正嚴詞的好像沒半點私心。
你拉長鼻音的“嗯------”了好長一聲,很不情願的嚷嚷“不要啦~不要嘛~~~~”
周澤楷低低的笑了起來,你背後一寒,安靜如雞。
“不想出去,就去床上動動……”壓低上身,背光的他讓你抖落膽。
“還是你喜歡在這張椅子上動?”

這不是我認識的楷楷Q口Q!!!!!!!(嚇哭

病態者的獨白(原創)

£第一人稱
£別問我真假,別問我是誰。
£看得害怕趕快逃生,我不負責。
£評論隨意,如果惡意攻擊我也不會理你
£寫著玩兒,隨便看看。

@我是個有點瘋狂可怕的人。

父親和我之間都是斯斯文文的,有什麼衝突就講道理,誰做錯就誰道歉。

母親倒像一把火,總是爆衝,但因為我對於母親還算是了解,所以也很體諒她,並且寵著她。

但是哥哥就不一樣,我曾經為了他說了一句話(忘了是什麼),暴怒的撅了他兩隻關節,等清醒過來,我才發現我也有隻手脫臼,然後心臟病發住院。

聽起來很可怕?但是我們現在還是很親熱,雖然我們曾經冷戰過兩年。

都是倔驢。

家裡從不講輩分重要,這個不講呢,是說:不是哥哥就一定要讓妹妹,不是妹妹就要聽哥哥的,爸爸錯了爸爸道歉,媽媽錯了……寵著唄←_←。

雖然如此,這樣忍讓我目前只有在媽媽身上破過例。

講這麼多,我只是想說,我們家真的跟很多家庭不一樣,或許我天生就有點瘋狂的因子,我家人很體諒我,說話不會過激,我哥哥是二傻不談。

但是我父親從來不會對我說:丟人現眼。
講了大概他隔天會去報尋人啟事吧。
當下沒辦法安撫我,隔天你也別想安撫了,雖然我只對親近的人如此,在外頭、在學校、在工作地方,大家對我的評價都是溫柔體貼,其實我覺得是距離感給我的理智。
如果你對我說出我無法接受的話,我會基於各種原因離開你,不會再給任何一次讓別人傷害我的機會。至於你被傷害,對不起,我超自私,連對不起也只是客套話,我不會有任何感受,是的,連歉疚都不會。

很可怕,有的時候我也覺得毛骨悚然,為了自己。

曾經我有個挺喜歡的朋友(甭管男女
帶回家一起玩,送朋友離開後,我母親對我說:這孩子挺可愛的,我當下心中無感,但之後我問我母親:比我可愛?
母親大概是想逗逗我,於是對我說:對啊,比你可愛。
隔天我就把這個人所有聯繫方式都拉黑了。
我母親一陣子沒看到他還問我:怎麼那麼久沒看到你朋友了?
我只是淡淡一笑:絕交了呢。
母親震驚的看著我:為什麼?
「因為你喜歡他甚過我啊。」
母親被這樣的我嚇得兩天沒說話,之後也不敢再拿我跟誰比較。

其實小時候我也有點這樣的苗頭,每次我母親拿我和別人比的時候,我就拖著那個人回家,對著母親極為大逆不道的說:喜歡?給你養啊。
雖然之後被揍到差點吐血,但是我笑的挺開心的。

問我為什麼?因為沒人敢再這麼惹我了啊。

所以有個小表弟差點被我摁死,好像也沒有很讓人驚訝?

起因僅僅是他在我跟男朋友吵架之後對我說:唉~你真不懂事,若不是我家人聽著裡頭動靜大,嚇得衝進來,不然他就得被我揍到吐,放心,還不至於為了一個男人弄死人呢。

男朋友?當然是分手了啊,留着做什麼?

我一直覺得我會孤獨一生,不過無所謂。又不是沒了誰就活不下去。

梗(黃少天x你)

你正靜靜的聽少天手舞足蹈的絮叨,啜飲著飲品,看著黃少天就覺得飲品甜的你牙根都軟了。

喜悅又羞澀的看著陽光似細碎的金粉,透過玻璃窗,密密的灑在那頭燦爛的金髮上,影影綽綽間,好像有層澄黃的光暈籠罩在他身周,你低頭微微掩飾不受控制的赧意。

這時,黃少天不再開口,你詫異抬頭,看到他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,滿含笑意的望著你,幾乎只有口型在動,小小聲的說:“你真可愛。”

眯起的眼和微微露出的小虎牙讓你心跳不受控制的戰慄,好一陣子開不了口,捂著臉,低低地呻吟:“壞……壞人。”

不知道是掌心還是面頰在發燙,又開口低低的喊一聲:“太壞了。”

耳邊響著他細碎的笑聲,這會兒,你連耳根也發燙了……。

抱著貓側躺在沙發上,望著王杰希在客廳忙來忙去,而貓的尾巴輕輕的拍打你的手臂,忍不住露出舒適又愉悅的微笑打盹。

王杰希回頭一看,好似也被傳染到睡意,走過來撫著你的面頰,啄吻幾下,臥在你身邊,唇抵著額,一起午睡。

你睜眼,偷偷抬頭輕吻王杰希的下巴,再度閉上眼睡覺。

一點小事

每次看到女主角受一點小委屈,就心疼的不行QWQ

放開她!讓我疼嗷嗷嗷嗷QAQ